首页>男性纪实>陪你将忧伤都看透>第一章 薛盈盈

陪你将忧伤都看透

  • 男性纪实
  • 2018-01-30 13:16
  • 88万字

《陪你将忧伤都看透》

第一章 薛盈盈

作者:一念曾生分类:男性纪实字数:3098字更新时间:2017/12/6

小时候,我经常透过铁锈的大门望着外面的世界,也会和其他孩子一样,期盼着有朝一日,能过上和普通孩子一样的生活,可以买棒棒糖,可以看儿童节目。

我两岁的时候,就在孤儿院了。

院长也不知道到底是谁遗弃的我,他说,那个人应该就是你妈,我问他那我妈为什么不要我了?他说那得问你那个不负责任的爹了。

在他看来,我们都是一群没人要的东西,说不好听点,就是杂种。

院长对我们非常苛刻,他说,严厉的教导,是为了让你们以后不会学坏,最后都成为社会的蛀虫,走上犯罪的道路。

每次听他讲话,我们都埋着头,大气都不喘一下。

其中有个比我大三岁的孩子,每次见着院长,都会尿裤子,大家说,他是吓得。

反正在孤儿院,每个人都很守规矩,以至于在食堂不敢大口吃饭,在外面不敢随便说话,就连上厕所也要提前跟教导员汇报。

我们的生活很简单,每天除了睡觉,和一个小时必备的学习时间,其他时候等着我们的则是一大堆干不完的活,洗衣服、做饭、擦地板、除草等等……

那年冬天,异常的冷,六岁的我在自来水管旁杀鱼,不小心被鱼刺割破手掌,鲜红的血流在盆里,但因为太冷,手都被冻僵了,反而感觉不到疼,于是我为了能及时干完活,不被教导员训斥,就只能咬着牙用冻僵了的手继续泡在冰冷的水里,一条一条的杀,后来因为失血过多,被送进医院,送我的那个哥哥说你知不知道自己差点死了……

我不知道,我只知道那些鱼,自然不是给我们吃的,每次上面领导过来视察,院长都会买很多鸡鱼,年纪大的负责做饭,年纪小的摘菜,每个人都要忙做一团。

我们最喜欢的时间是下午六点半,这期间的半小时,是自由活动。而到了那时,每个人都会聚在一起,看央视的儿童节目,黑白电视只有十寸,但足够清晰,虽然只有短短的半个小时,却是我们最快乐的时光。

我记得有个孩子跟我说:他真的很希望能被好心人领养,哪怕让他一直干活都行,他只想,有个完整的家。

然而他没有等到那一天,就被院长赶出了孤儿院,后来听年纪大的孩子说见到他在街上捡别人扔下的东西吃。

我本以为有朝一日我会和他一样,流落街头,彻底沦为没人要的东西。但幸运的是七岁那年,遇到了领养我的夫妇,他们看起来很有素养,那个女的一边摸着我的脑袋,一边很温柔的对我说:小朋友,跟我回家可以吗?我们会像照顾自己孩子一样,疼爱你。

其他孩子非常羡慕我,阿宝哥比我大十岁,他当时盯着我,不停给我使眼色,让我点头。

我当时很害怕,一个劲的往后躲,在心里只知道如果跟了他们,以后我可能就再也不用干那些脏活累活,甚至,说不定还可以像外面那些孩子一样,读书,上学,还能看动画片……

想到这些,我重重的点头说好。

然后,我就有了父亲,也有了母亲,还有一个比我小一岁的妹妹。

妹妹长的非常可爱,像天使一样。

刚住进他们家的那天,早晨五点不到,我就赶紧起床,我把他们脱掉的衣服,泡在大大的浴池里。我手小,只能更加使劲的去搓,使劲的去揉,那时我并不知道家家户户都早有洗衣机,更不懂得怎么运用。我只知道,只有向他们不停的卖乖,才会不被赶出家门,然后,再成为孤儿,无依无靠……我深深的记得,养父起来要上厕所,一打开卫生间门时望着我的表情,诧异,惊讶,愤怒,他先是严肃的问我谁让我干的?

我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,不敢说话。

接着他大喊着把养母叫了出来,质问养母为什么让孩子干活?养母说她没有让我洗衣服,养父望向我,我也连忙摇头,说是我自己做的,他一把将我抱了起来,有些哽咽的说:这些活不是小孩子干的,以后你记住,好好学习,才是对我们最大的回报!

我呆住了,脑子里死死的刻着四个字:好好学习。

十七岁那年,我以全校第一的成绩考上重点高中,养父笑了,养母也笑了。

我不知足,我还要再拼搏三年,我要让他们知道,他们没有白养我!

我当时早就想好了,等我大学毕业,要赚非常多的钱,尽心尽力的赡养他们。

一切的一切,都在心里扎根。

但,那一天,却永远不会来了。

高一下半学期刚结束,养父被查出得了HIV,同天下午,他跟养母坦白,说他在外面包养了个小三,他也不知道那个女人患有HIV,他很对不起我们,而另外一张化验单出来后,养父彻底崩溃了,养母没有避免的被传染了,比起养父的激动忏悔,她显得异常淡定,好像跟自己一点关系没有似的。

那天,我和妹妹薛盈盈被养父急匆匆的带到医院,一路上他的脸色都惨白惨白的,直到化验结果出来后,他才好像放下了什么似的,激动的抱着我俩哭了半天。

晚上放学回到家,我看到养父跪在养母面前,一个劲的说他对不起她,他下辈子做牛做马,都要报答她。

养母一言不发,但眼泪却不停的流,我那时年纪小,根本不懂得什么叫生离死别。

后来的两个月,我都很少再见到养父的身影,印象中,最后一次见他时,他瘦的不成型,颈部肿大了一圈,看起来非常可怕,我看他走路有些踉跄,便走过去想扶他,他赶紧让我离他远点。养母也说,以后不准我靠近养父,那一刻,我心里忽然有种恐惧感,我以为他们不喜欢我了。

过年前三天,养母把我和薛盈盈拉到卧室,认真的对我俩说:有件事,你们必须学会接受了,你们爸,走了。

我双腿一软,瘫倒在地上,以为是在做梦,事实上,我根本不知道HIV是什么东西?我一直以为养父只是病了,但很快就会回来,我怎么也想不到,他突然去世了。薛盈盈更是泣不成声,哭的死去活来,养母脸上没有任何变化,而是拉着我的手说:薛宁,你是哥哥,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事,都要先照顾妹妹,对不对?

我重重的点头。

养母说:好,我相信你。

薛盈盈哭着说:妈,我们该怎么办啊,我想我爸,我不要他死……

养母叹了口气,抱着薛盈盈的柔弱的肩膀,温声说:不怕不怕,你的路还很长,很长,爸妈陪不了你一辈子的,乖,不要哭了。

大年三十夜里,养母做了很丰盛的年饭,吃完饭,我们仨坐在沙发上看春晚,期间她突然咳嗽起来,接着要去卫生间,我以为她感冒了,就去给她倒水,谁知她在卫生间咳的越来越厉害,我连忙过去问她,我说妈你怎么了?用不用去医院。

她赶紧朝我摆手,冷不丁,我注意到脸盆里有好多她咳出来的血,我吓得脸都白了,她却抓着我的手说:薛宁,妈从来没把你当过养子对待,在妈心里,你一直是我的亲生儿子,妈妈有个愿望,你能不能答应我?

我哆嗦着,眼泪更是忍不住的落下,她说:替我好好照顾盈盈。

她说完这话,我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,那种预感就是,她可能会和养父一样,离开我们。

但这一天,来的猝不及防。

初四夜里,我接到学校的电话,噩耗就是:你养母跳楼了。

那一刻我感觉天都要塌了,后来想想,自己都不知道那段日子是怎么经历过来的。可能还是因为妹妹盈盈,因为对养母做过的承诺,所以我死死坚持着,哪怕三天三夜没睡觉,面对盈盈时,我还是不停的宽慰她,告诉他,还有我呢?养母的后事,财产的认定,还有房子等等,我那天累的几乎晕倒在医院,但我告诉自己绝不能倒下,盈盈还要依靠我,她还小,我要是再顶不住这个家,她就真的完了。

饶是如此,薛盈盈还是受到了非常大的打击。

加上她刚考上高中,环境陌生,她变得非常自闭,除了在我面前,哪怕是同学、老师,她说起话来,都变得嗫嗫喏喏,结结巴巴,我听她同学说她在学校有个外号,叫小结巴。

每次有人这么叫她的时候,她都会气的面红耳赤,但又说不出话反驳,最后一个人躲在角落里哭,而捉弄她的那个人,不仅不同情,还会变本加厉的欺负她。

有天,我找到那个欺负她的女孩,那女孩叫杨洋,是高一出了名的女混混,我一开始就告诉她,求她不要再针对薛盈盈,我寻思再怎样她都是个女生,总该有些同情心,就告诉她薛盈盈爸妈都离世了,她已经够可怜了。没想到,她突然来了句,说原来你俩都是有爹妈生,没爹妈养的,怪不得都是一副欠揍样。

我登时恼了,上去就要动手,杨洋脸色一变,嘴上更加不干净,而她身边的三个帮手见势也立马摁住了我,拳脚交加,对着我就是一顿狂揍。

樱桃阅读网提供陪你将忧伤都看透最新章节阅读,转载请联系作者:一念曾生

猜你喜欢 换一换

指南

  • A- 18 A+
  • 1050
重置
  • 翻页

  • 上下移动

关 闭

举 报